咸鱼一百条(抑鱼中)

=语。没有那样的万圣下了来日再填(没写

【原创】命运游戏-5

沉迷展开不思考文笔

——————

“恐怕是因为之前我一直待在凡人的自己的身体里……所以被传送到这个世界来时,同样是以玩家账号的形态出现的。”粒粒香有些百无聊赖的揪了揪身上的衣服。“嘛不过这个我虽然取名的品味不怎么样,穿衣的品味我还是很欣赏的。”
“我对你这个账号还是很了解的,要不要当做交换情报告诉你啊~”雨季得瑟了两句,虽然粒粒香的账号实力确实不弱,但不熟悉的魔王肯定是没办法打过对自己账号了如指掌的雨季。
虽然她也不太习惯现在这种真正的第一人称战斗,刷一个副本起码二十分钟,用真人的身躯去打真的会累吧。
“告诉我是肯定的,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件事要你做。”趾高气扬的粒粒香非常随意的忽略了雨季挑衅的话语,“现在我这个情况是没办法和你决斗的,所以我们得去找我麾下的七枚大将,解开解放我力量的七道封印,我才能变回原来魔王的样子。”
“啊,那七个家伙,就是剧情里说我们未来要打败的七罪宗的恶魔吧。”雨季回忆了一下以前打游戏看的剧情,的确在剧情中有提到过以七宗罪来命名的魔王军大将,只是游戏版本还没开放到要打魔王军的时候,她就穿越过来了。
不仅如此,其实魔王口中的剧情她很多都没经历过。目前她的账号已经满级,但是游戏剧情才只开放到顺着各处黑暗力量的侵蚀,终于摸到了第一个散播黑暗的人,而那只是个魔王的杂鱼部下,就已经是游戏里最强的boss了。(不过游戏里真的很难打)
粒粒香说的集结到魔王城下,魔王与女神做赌注,全都是她没听说过的剧情,而且看这进度,已经比现实网游的剧情多发展了好长一段了。
难道是游戏里剧情发展的会更快?呈现给玩家的是游戏延迟后的版本?雨季嘟囔着自己也不太理解的话。
“而且,魔王大人和女神设下赌局之后,魔王军就和光明势力签下了互不侵犯的友好条约,直到赌局分出胜负之前,大家都能互相来往。”沸腾替粒粒香补充了一段他不知道的细节。
“什么!这群蠢货在我不在的时候都干了什么……!回去肯定要先好好惩罚他们一下!”只是魔王大人似乎对此不太满意的样子。
“我是觉得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也挺好的。”沸腾只是淡淡的说了这句话。
“你身为魅魔,居然就不想着去袭击人类传播邪恶之类的么?”雨季有点好奇,她在之前的剧情里没看见过这样把基本职责置之度外的魅魔。
“可是,我觉得没什么意义啊。就算我不这么做,也有很多同类这么做了。我也就是一个小魅魔,没什么能改变世界的力量,也只想安静的一个人过自己的生活。”沸腾思索了一下后说出了自己的理由,听的旁边的雨季是吐槽澎湃。
这算什么,吉良吉影想过平静的生活?怎么会有这样魅魔失格的魅魔?况且还长的这么好看,好看到魔王看起来都为此意乱神迷,这都可以到祸国殃民的地步了,这女主角我不当了应该让给你当……
“那你是从那之后就为了躲我才跑去人类世界的么?……那边食物不好获得吧,你看你都瘦了,你嫌我烦我可以以后不那么频繁的出现,可你要好好吃饭啊!”粒粒香搂着矮他一截的沸腾心疼着,只是怀里的沸腾看起来依旧没什么大反应,仅仅是没有推开。
“你们小基佬可以之后再谈恋爱,我现在只是想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打败你。”雨季发现自己可能已经习惯了这地主家的傻魔王的行为举止,对于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想吐槽了。
“嗯……总之先去找我的部下问问他们能不能解开封印吧。”粒粒香还没有放开沸腾,似乎觉得手感很好的在摸对方的头发。
“暴食大人似乎不是能好好说话的人吧,您和那边那个小姑娘要做好战斗的准备。”沸腾镇定自若的待在粒粒香的怀里帮他们分析着情况。
“……沸腾我错怪你了,原来你这么正常,又好心。”突然发现沸腾可能是黑恶势力里最后的良心的雨季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我才没有,我永远是魔王大人的部下,自然也支持着魔王大人解开封印后打败你……魔王大人不要再蹭了,我很困扰……”沸腾反而这时候一脸傲娇的回嘴,但是得寸进尺的魔王听了这句支持自己的话开心的不得了,要不是雨季还在身边险些就要当场老和尚念经了。
为了避免本文变成不可描述的那种小说,雨季勇敢的迈出了脚步。
“那么我们现在就朝着那什么暴食的恶魔前进吧!”
“我是不去的,我还要照顾旅馆的生意。”沸腾普通的接了话。
“那我也不去了!拜托雨季小姐普通的打倒暴食吧——”没用一秒考虑时间,粒粒香立刻做出了选择。
“不行!凭什么我就得一个人去啊!至少粒粒香你得跟我走!”雨季咆哮。
“那么难听的名字就不用拿来称呼我了。”粒粒香略微一考虑,“……就叫我秘祥好了。”
“那是这个账号本来主人的名字吧!”雨季不能接受。
“都跟你说过了我们是同一个人吧?趁早接受事实就好了呢凡人。”
“那、那我这么叫你,你就得乖乖跟我走去跟暴食的恶魔去说封印的事!”雨季从内心里对前男友感到对不起。
“可是暴食大人……”“可以啊~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秘祥故意提高的音量恰到好处的打断了沸腾想说出口的话语。
秘祥由上而下用他暗金色充满攻击性的眼睛扫了一眼沸腾,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个笑容。
“……”知道这时的自己不能再多嘴,沸腾沉默了。
“那我们走啦!沸腾拜拜啊!”没有察觉到气氛微妙的变化的雨季扯着秘祥的披风,向沸腾挥手。
“小沸腾会想我的吧?”
“……一路顺风。”
说是这么说,只是当雨季和秘祥跋山涉水过了几个地图,见天色已晚准备找旅店过夜的时候。
“怎么这家店的店长又是你啊?”雨季懵逼。
“……我是这家连锁旅店的总店长,可以随便在几个旅店之间传送。”沸腾站在柜台后面偏过头去,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呃,那之前的网游一直见不到的店长其实是你?”雨季当时玩游戏的时候还一直跟秘祥吐槽旅店从来都看不见店长的人影,没想到穿越过来却看见了店长的真面目。
“我是魅魔不方便露面,所以平时都只是让店员帮我出面的。我只处理一些内部事务。”
“小沸腾~你果然是想我才特地在这里等我们的吧~”秘祥兴奋的插嘴。
“我才没有,魔王大人不要多想。”沸腾径直从柜台里面的门出去了,留下被冷落的秘祥和有点无语的雨季。
这是……是傲娇吧?是傲娇吧?

-tbc-

评论
热度(2)

© 咸鱼一百条(抑鱼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