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一百条(抑鱼中)

=语。没有那样的万圣下了来日再填(没写

【原创】命运游戏-3

作者总会不小心把女主名字打错,欢迎捉虫_(:з」∠)_

——————

很久很久以前,诸神创造了世界。
为了维持秩序,诸神为被创造出来的众生创造了一位女神,女神会停留在世间聆听人们的想法,再传达给诸神。女神还会守护善良的人们,不受黑暗势力的打扰。
但好景不长,随着时间轴的推进,黑暗的力量越来越膨胀,女神一人之力有些抵抗不住。
于是女神召集天下不同种族但怀着一颗正义之心的勇者们,一同前去打败黑暗势力的源头——原罪之魔王。
……
战争进行的异常激烈,勇者们翻山越岭,四处寻找着无处不危害着生灵的黑暗势力。
最终,勇者们集结成团在魔王城的门口,将与魔王麾下的七名大将进行激烈的对决。
就在这时,魔王与女神定下了一场赌局——

*

雨季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身体几乎已经没什么异常了。
窗户被打开了,和煦的阳光映照着窗外叽喳叫着的鸟儿,时不时有温度恰好的微风吹在脸上。
有些喧闹却异常温暖,一直是新手村的日常。
雨季所在的房间是平时早在游戏里睡过不少次的普通的旅馆房间,只是这次不是第三视角而是真正的以自己的目光来看,还稍微有些新鲜。
身体上没感到任何异常,雨季下床走去镜子前,她有一件事情尤其想确定。
镜子中映着的是她现实的脸。
虽然穿着游戏中的套装,但这确实是她的身体没错。
“……至少感觉省了买c服的钱?”自言自语的抱怨了下现在的处境,左上角昨天还密密麻麻的debuff被这一觉清了太多,只是在buff后面,还有几个发着红光的debuff保留着。
“咦?奇了怪了,旅馆不是清所有的debuff的么?”有点疑惑的雨季试图查看这几个debuff的详细信息,却看到了从没在游戏里见过的陌生的说明。
[赌注]生命值为零后将直接死亡,任何复活效果皆无效。
[诅咒]在通关之前不能退出本游戏。
[污染]
这前几个debuff都是没有倒计时的,旅馆也不能清除的话,看起来倒是像剧情任务里强制加给玩家的debuff。
雨季略一思考,这大概就是穿越进游戏里的强制要求?如果剧情任务里的debuff清除要求是完成剧情的话,那这些没有倒计时的debuff大概也是需要完成什么才能取消的。
而[诅咒]说明上清清楚楚的写着“通关”。
……搞什么啊,这可是网游诶!网游怎么会有通关一说啊,随着玩家进度肯定是会不停开放新版本的,这是诚心要我死啊……
这么一想,雨季颇有些无力的瘫倒床边。她的大学学业还没有完成,现在更不知道外界究竟是什么状况,朋友们有没有注意到她的消失,家里人会不会担心,诸多现实的事情一下涌进她的脑袋里,即使是雨季这种没心没肺惯了的人也焦虑了起来。
但是至少她不是一个人。
突然想到还有一个和她一起穿过来的人躺在隔壁,雨季瞬间打起了精神。
“至少去问问那家伙吧,这种情况就算不是恋爱关系了也是盟友啊。”
而且那家伙点子肯定比我多就是了。这么嘟哝着雨季推开了隔壁的门。
首先看见的是和雨季房间浑然不同的气氛的阴暗的房间,似乎是把窗帘拉的死死的不让一点阳光透出来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然后是躺在床上的人,是粒粒香,只不过他似乎还没醒来。
然后是床边的人……即使只是瞥去一眼也能被震慑的美貌,但仅仅是一秒,下一秒,这个人抬起手,有什么混沌着的能量从他的手心聚集起来正要朝着床上的人发射过去。
“等等!”雨季在头脑经过短暂的当机后立即大吼了一声,光看那能量的颜色就不是什么善类,就算他长的再好看也没法逃过来自正义的制裁!
“你在做什么!”雨季扑了过去,想要试着阻止这个人的动作。
那人被雨季的突然闯入分散了注意力,愣了一下,但仍坚定的迅速把手中的能量射了出去。黑色的能量瞬间注入了床上的身体,那身体抽搐了一下,就不再动弹了。
“你,你这是在杀人!信不信我把你告到游戏客服那里!”雨季身为一个远程的法师,此时激动的整个人都在那人身上拼命的纠缠着。
“我没有,我只是在唤醒他而已。”相对的长的相当好看的男子并没有任何伤害雨季的表现,只是尽力的从雨季的八爪鱼攻势中挣扎了出来。“而且我作为没有HP显示的npc,是无法伤害玩家的。”
“哈?你居然还有作为npc的自觉?”本来是反讽的话语一出口,雨季却真的惊讶了起来。
这家网游的文案就之前看过的剧情来说还算靠谱,应该不至于会在这里给npc安排这么一句不符合这个世界观的台词。那npc能说出这句话就意味……难道他是有着自我意识的npc?
“你有自我意识?”想着雨季这直肠子就把话问出了口。
“……我从出生起就有自我意识。”男子像看神经病一样看向雨季。只是略微蹙起眉的样子显得愈加好看了,那本来是鄙视的目光也被柔化的好像是别扭一样的模样。
雨季即使还想再理论几下,可是从气势上就矮了一节,即使对方并没有做什么,可是顶着一张好看的脸做任何事都是犯规。
就在两人对峙的期间,传出了微弱的咳嗽声。
“咳,咳。”
床上的人似乎真的醒来了,捂着头有些痛苦的样子。
雨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床上,她对这离奇的醒来方式感到了惊讶。
那人总算抬起了头,但是第一秒钟不是和雨季打招呼,而是看见她旁边站着的男子,眼睛一亮。
雨季有点无语,这人分手才过多久就碰见人生第二春了。
……本来她是这么想的。直到床上的那家伙双眼放光的说出了醒来的第一句话。
“好久不见啊小魅魔!你是因为想我才特定来照顾我叫醒我的嘛~”
这什么展开?!

-tbc-

评论
热度(2)

© 咸鱼一百条(抑鱼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