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一百条(三级高压中)

=语。白安中毒患者,写什么稿不如沉迷金铃索。

[白安/只是个表格产物]小甜饼

*傻白甜
*我流白安
*安德鲁之心的套装neta
是一个多月前写的小甜饼,没有质量,风干了之后丢上来除草(不



5.2说有人送了一件礼服来给他,请简单描述礼服,及2的神情

爱:安安,之前来谈合作的人寄东西过来了。
安:什么合作?
爱:是一个手游制作团队,iflower上也能玩的,叫做花语学园。当时是我和他们洽谈的。
安:啊,是薇薇最近在玩的那个。
爱:是啊。三仙女们一致通过我把我们的形象授权给他们做游戏中的角色,而且你还提供了一件可获得衣服的灵感给他们呢。
安:是……那次睡觉前?你问我如何用艺术方式来形容自己的事情?
爱:嗯~那次你不是用水晶球占卜出了月光、林中鹿、蝴蝶的结果么,我就把这三样告诉了他们。
安:我一直觉得这个问题很怪……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爱:没什么……我刚刚不是说他们寄东西过来了吗,是那件衣服的样品。

爱德文说着从快递箱里捧出一件如月光般轻柔的紫纱裁成的衣裙,然后又掏出了一些配套的小装饰。
他顺手就把鹿角发卡戴在了安德鲁头上,黑色延展的鹿角悬挂着亮晶晶的宝石,叮叮当当微微摇晃着。
爱德文眼神一亮:“很适合你啊。”
“……是么。有点沉。”安德鲁摸了摸头上的鹿角,然后也带了点开心的回答,“我也很喜欢,很好看。”
“那,要不要试试这g……”
爱德文刚把布料使用极少的衣服提起来,就被安德鲁有点慌张的按了回去。
安德鲁脸上难得的出现犹豫的神色,头上的鹿角宝石因为大幅动作而剧烈摇晃着:“这个,是女装吧……我还是不换了。”
爱德文蹲在地上看了他一会儿,然后露出了从小对他露出的“拿你没办法”的笑容,开始低头叠上衣服。
安德鲁刚松下一口气,就听到对方开始说话。
“其实之前试炼的时候,虽然我那时候应该是已经不在了,但我还是附在那个书中角色的自己上看见了一切。说实话,那个样子的你真的很好看,比强行女装的我好看多了。”
“呃……”不知道该如何往下接的安德鲁首先感觉脸上有点发热。
“你从重力魔盒关闯了过来,因为相信能够见到你,所以我在这个世界等待着你。那时见到你我就很开心,只是没想到你被薇薇的魔力影响变成女孩子的样子。”
“不过薇薇也是有眼光,那件裙子真的很好看很适合你。”爱德文半无意识的感叹着,然后被安德鲁眼神死的瞪了一眼。
“哈哈哈,当然我不是说现在的你不可爱啦。”爱德文整理完衣物,半举双手站起身,“我最喜欢这个站在我面前,有点傲娇又聪明的不行的天才魔法师安安啦。”
“和傲娇没关系吧。”安德鲁抬头看他,看起来有点被直球的不好意思又带点想扳回主动权的抗议,虽然看起来更像是他自己独特的撒娇方式。
明显get到了这份意思的爱德文就保持着这个姿势问他:“现在这样是想要索吻吗?”
安德鲁总是一成不变的表情带上了点调情的嘲讽,他环住对方的脖子,故意强硬的说了句:“来啊。”
爱德文笑着捧起他的脸,亲了下去。

我:晚上再换也……ry

没有后续了(。

评论(5)
热度(16)

© 咸鱼一百条(三级高压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