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一百条(三级高压中)

=语。白安中毒患者,写什么稿不如沉迷金铃索。

[白安/同人]young and beautiful

*听歌时突然天灵盖被灵感劈中,鸡血的码了这么一个故事。(并且花费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
*架空,白安,ooc可能有。
*五十三岁年龄差注意。
*bgm-young and beautiful 请务必配合bgm食用。

*
即将度过七十岁大寿的大魔法师安德鲁,某天在自家的阁楼里发现了昔日英年早逝而今却以青年面孔出现在他眼前的十七岁爱德文。
此时的安德鲁已经是魔法界的头号权威,他整理并修订了魔法全书,并且本人也钻研出了多种新的魔法,膝下学徒成群并且个个颇有造诣。
就是这样功成名就、垂垂老矣的大魔法师,在面对自己少年时代的恋人面前,踌躇犹豫的问出了:“你还会爱我吗?”
他一直以来最深爱的少年露出了一如既往温柔的笑容,答案是肯定的。
“即使如今的我面容憔悴,不再有当时的相貌?”
爱德文微笑。
“即使如今的我走向了曾经最不喜欢的名利场,身上沾满了铜臭的味道?”
爱德文只是微笑。
他凑上前去,给了安德鲁一个吻。淡淡的玫瑰气味让安德鲁回想起当初,少年时候的他们在节日中嬉戏,在夜空下偷偷的接吻。
他觉得自己仿佛变得年轻了。

*

安德鲁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爱德文凑在他旁边新奇地看着周围的徒弟们忙碌着准备师傅七十大寿的生日宴席。
许多的徒弟年龄也已及不惑而立,他们似乎都身居要职,安德鲁静静地着他们,慢慢地微笑。
“现在已经是魔法的新时代了,看着他们对魔法的造诣越来越深,我很开心。”安德鲁说,大约是自言自语,大约也是在对爱德文说。
“是吗……”爱德文站起身来,他舒展筋骨,站在安德鲁面前。
“那你是不是好久没见过很久以前的魔法啦?”
爱德文举起手放出了绚丽的色彩,光芒在他手中跳动着犹如极光,刹那间屋内的一切仿佛都黯淡了。
学徒们好奇地瞪大眼睛,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旧时代的魔法。
安德鲁也瞪大了眼睛,他的视线没有落在对他而言易如反掌的小魔法上,他只是呆呆的望着爱德文。
望着和以前一样没有变过的,令人心动的少年样貌和意气风发的坚韧灵魂。
“无论你风华正茂抑或容颜凋零。”
安德鲁沉默着。
“无论你一身清白抑或沾满泥污。”
安德鲁仍然沉默着。
“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你。”
背诵着结婚典礼上的祷词,爱德文上前抱住了安德鲁。
曾经身材就不算高大的男孩如今老去,仍旧是小小的样子,爱德文轻易的就把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抚摸着几十年来再一次触碰到的已经开始泛白的棕色发丝。

*

爱德文在虚无里等了五十三年。
当他在那一个春天意外死去的时候,他好像看见了什么存在。
他心说:如果您是上帝的话,请允许我有一个最后的小小的愿望。
如果我能登上天堂而不是堕入地狱,我希望那时能让我牵着我的恋人。
当您召唤他之时至少请让我来指引他,让他在路上不要走错了方向。
主啊如果您能,我为他祈祷。
您赐他如此美妙的身体,让我如何不想保佑他一生平安。
您赐他如此聪慧的头脑,让我如何不想祝愿他仕途顺遂。
您赐他如此完美的灵魂,让我如何不因他而更加完善自我。
上帝一声叹息,他欣赏着爱德文身上的正直与善良,出于喜爱默许了他的要求。
此后飘荡了五十三年的爱德文的意识因为天父的召唤而醒来,上帝无声的看着他,然后告诉他,是时候了。

*

安德鲁坐在昏暗的小屋子内听着外面最后布置宴会的喧闹,爱德文牵着他的手。
他慢慢的摩挲着,感受着曾经少年白净的手如今布满褶皱。
他久久的注视着老人的面庞,仿佛要把消瘦而苍老的每一处皱纹都刻进心底。
安德鲁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转过头去:“不过是个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
“但这个别扭的性格,还是以前的安安没错。”爱德文笑着说。
“……”安德鲁还是忍不住回看他。他有整整五十三年再没见过他的恋人这张帅气的脸,此时也和从前一样闪闪发光。
“听说你一生都没有结过婚,也没有过爱人,也没有子嗣。”爱德文掰着手指数着他从周围人打听来的信息。
“我一向是很专情的。”安德鲁重新拉回爱德文的手,把他拉近。
他们的脸离得很近,爱德文也与安德鲁极近的对视。
他惊喜的发现这双眼睛还是当年的样子,没有因为年龄而浑浊哪怕一分。
下一秒安德鲁轻轻的把额头抵上他的额头,闭上眼睛开始微笑。
“都这个年纪了也不太好意思,只能用这个代替了。”
爱德文也笑,他的嘴角无比温柔的翘出一个弧度,然后他低下头亲吻了安德鲁的眼睑。
“你还会爱我吗?”
“你知道我会。”
安德鲁再次睁开眼,自己仍然是十七岁的少年样子,仿佛这五十三年的时光从未度过一样。
爱德文亲亲他,说:“你看,你还是这么可爱。”
安德鲁有些不服气的回亲回去,他说:“你一直都这么好看。”
爱德文依然牵着他的手,坚定的仿佛从此就不再分开了一样。
他说:“走吧。”
“好。”

*

宴会的最终步骤终于完成,他最得意的大弟子擦了把汗,推门进入休息间。
“安德鲁师傅,您的七十岁生日宴会已经准……师傅?您去哪里了?”
安德鲁本应在的房间现在空无一人,疑惑的徒弟四下寻找,只找到一个历经年月而遍布灰尘与裂纹的水晶球。
外面的其他人也开始因正主的消失而感到奇怪,当他们涌进那个小小的休息间的时候,只看见大魔法师的大徒弟抱着一个破旧的水晶球辨认着球身上刻的一行小字。
“安德鲁的17岁生日礼物”
“爱德文赠”





-全文完-

评论(19)
热度(11)

© 咸鱼一百条(三级高压中) | Powered by LOFTER